用戶名:
密 碼:
 
 
    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務所搬遷至濟源市黃河路公安局西玉川綠城15號樓商鋪3樓  
電話:  0391-6699500  6698418  6968897  6965916
破產管理人電話:0391-5506366

        
請關注公眾號: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務所


   
濟源市濟晉高速有限公司
濟源市質量技術監督局
河南隆發置業有限公司
濟源市移民安置局
濟源市隆安物流有限公司
承留鎮人民政府
濟源市沁園辦事處南夫人頭居委會
濟源市氣象局
河南濟源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濟源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隊
河南黃河三峽景區有限公司
河南合生置業物業有限公司
濟源市永盛陶瓷有限公司
豫西黃河河務局
當前位置:首頁 > 最新動態 > 文章內容
打 印】【字體: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醉駕、無證駕駛等情形交強險如何理賠

文章類型:最新動態  時間:2010/11/4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醉駕、無證駕駛等情形交強險如何理賠
河南艷陽天律師事務所王小軍律師推薦
咨詢電話13782644223
最高人民法院
【2009】民立他字第42號復函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你院二○○九年五月十九日報請的(2008)皖民申字第0440號《關于如何理解和適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的請示》收悉。經研究,答復如下:
同意你院審判委員會的少數人意見。
此復。
二OO九年十月二十日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皖高法【2009】371號
 
關于如何理解和適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的通知
 
各中級人民法院、縣(區、市)基層人民法院:
本院在審查申請再審人董家玲與被申請人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阜陽中心支公司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一案中,對如何理解和適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第二十二條形成不同意見。案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形成兩種意見向最高人民法院請示。最高人民法院于2009年10月20日以【2009】民立他字第42號函答復我院。
根據答復精神,對《條例》第二十二條中的“受害人的財產損失”應作廣義的理解,即這里的“財產損失”應包括因人身傷亡而造成的損失,如傷殘賠償金、死亡賠償金等。
希望在今后同類案件處理中貫徹執行上述答復精神,確保全省法院法律適用的統一。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二○○九年十二月十日
--------------------------■復函由來--------------------
2009年5月19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受理被保險人因無證駕駛交強險二審拒賠申請再審案件時,本院審判委員會就《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的理解產生了兩種截然相反的意見,其中將“受害人的財產損失”理解為狹義的財物損毀意見占主流,而將“財產損失”理解為廣義的物質性財產損失的占少數。為慎重起見,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為此向最高人民法院請示,現將請示原文摘錄如下:
關于如何理解和適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的請示
【2008】皖民申字第0440號
最高人民法院:
本院在辦理申請再審人董家玲與被申請人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阜陽中心支公司財產保險合同糾紛一案時,對《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的理解和適用產生分歧。現將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一、案件由來與審理經過
董家玲與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阜陽中心支公司(簡稱平保阜陽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阜南縣人民法院于2007年9月11日作出(2007)南民一初字第1238號民事判決。平保阜陽公司不服,提出上訴。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07年12月7日作出的(2007)阜民二終字第120號民事判決,董家玲不服,于2008年9月24日向本院提出再審申請。本院立案受理并依法組成合議庭審查。
二、當事人基本情況
申請再審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董家玲,女,1973年9月17日出生,漢族,安徽省阜南縣人,市民,住阜南縣城關鎮苗寺家屬院。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阜陽中心支公司。住所地阜陽市清河東路241號。
法定代表人:王躍華,經理。
三、原判情況
阜南縣人民法院認定:2006年12月26日,董家玲與平保阜陽公司簽訂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合同,為其所有的皖K43335號松花江中型客車投保了交強險,保險期間自2006年12月27日起至2007年12月26日止。2007年1月26日,孫世峰駕駛該車,將行人曹慶玲撞傷致死并逃離現場。公安交通部門認定,孫世峰醉酒后駕駛致使發生交通事故并駕車逃逸,應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死者曹慶玲無責任。后董家玲及駕駛員孫世峰與受害人曹慶玲的近親屬達成民事賠償協議,共同賠償死亡賠償金、喪葬費、贍養費等共計11萬元,已履行完畢。阜南縣人民法院制作了刑事附帶民事調解書對上述協議予以確認。2007年6月11日,阜南縣人民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處孫世峰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后董家玲以平保阜陽公司拒絕理賠為由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賠付交強險理賠款50000元。
該院認為:原、被告訂立的機動車交通事故強制保險合同不違反法律規定,應為有效,雙方均應按照合同的約定履行各自的權利義務。孫世峰醉酒后駕駛保險車輛在保險期限內發生交通事故致人死亡,且公安交通部門認定其車輛負事故全部責任、受害人無責任,依照《機動車交通事故強制保險條例》(簡稱《條例》)第二十一條“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依法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的規定,平保阜陽公司應賠償因受害人死亡所造成的損失,即死亡賠償金50000元。經人民法院調解,原告已賠償了受害人近親屬包括死亡賠償限額50000元在內所有損失,該事實訴辯雙方均無異議。根據《條例》第三十一條“保險公司可以向被保險人賠償保險金,也可以直接向受害人賠償保險金”的規定,原告有權向被告索賠。雖被告辯稱原告駕駛員醉酒發生交通事故不屬于強制保險賠償范圍,但《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責任。”因此,在醉酒駕駛情況下,保險公司在交強險中的免賠范圍僅限于財產損失,不包括造成受害人死亡、傷殘時的死亡、傷殘賠償金。《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對于保險合同的條款,保險人與投保人,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發生爭議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關應作出有利于被保險人和受益人的解釋。”據此,阜南縣人民法院判決平保阜陽公司給付董家玲死亡賠償金50000元。平保阜陽公司不服,提出上訴。
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本案的焦點問題是在投保交強險后,醉酒駕車致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受害人死亡,保險公司是否應該賠償受害人死亡賠償金。根據《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對于醉酒駕車造成交通事故的,保險公司僅應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而不包括其他費用,并且在墊付后還有權向致害人追償。該規定實質上是保險公司免除承擔保險責任的規定。墊付搶救期間的醫療費僅是為了能及時救助受害人,在受害人脫離危險以后,保險公司不承擔其他責任,此在作為合同組成部分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款》第九條亦有明確規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款》系保監會制定發布作為執行交強險的具體依據,保監會系國務院直屬機構,其所發布的條款作為保險合同的組成部分,理應予以遵守。所以,本案中車主在承擔責任后無權向保險公司主張索賠。原判適用法律不當,應予糾正。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撤銷阜南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駁回董家玲的訴訟請求。
四、申請人董家玲申請再審的理由
董家玲申請再審稱:原判適用法律錯誤。1、原判曲解了《條例》第二十二條的立法本意。該條第二款僅規定醉酒駕駛發生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并未規定對受害人的人身損害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2、原判適用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款》的效力不及國務院頒布的《條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六)項的規定,請求對本案進行再審。
五、本院審委會意見
案經審委會討論,形成兩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原判適用法律錯誤。董家玲的再審申請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依法應裁定本案由本院提審;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理由是:
1、《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關于“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的規定,明確了保險公司應對保險事故承擔無過失賠償責任,即投保交強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致第三人人身傷亡及財產損失的,保險人應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
2、《條例》第二十二條就醉酒駕車等情形的免賠范圍作出了限制性規定。該條第一款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第二款規定:“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責任。”從《條例》第二十一條規定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兩種情形看,第二十二條第二款中的“財產損失”只應作限制性理解,不應包括死亡傷殘賠償金等項目。因此,本案中保險公司對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依法不承擔賠償責任,但不能免除其支付受害人的死亡賠償金的法定義務。
3、《條例》系國務院制定的行政法規,保監會制定的《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款》第九條與《條例》相關條款發生法律沖突,應以《條例》為處理依據。
第二種意見認為:原判適用法律正確。董家玲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九條第一款第(六)項的規定,依法應裁定駁回其再審申請。理由是:
4、對《條例》第二十二條中的“財產損失”應作廣義理解。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 “因生命、健康、身體遭受侵害,賠償權利人起訴請求賠償義務人賠償財產損失和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的規定來看,“財產損失”系指與精神損害相對應的廣義上的財產損失,因此,《條例》第二十二條的免賠范圍包括因人身傷亡產生的各項經濟損失,如傷殘賠償金、死亡賠償金等。
5、《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款》第九條規定:“被保險車輛在本條(一)至(四)之一的情形下發生的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受傷需搶救的,保險人在接到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的書面通知和醫療機構出具的搶救費用清單后,按照國務院衛生主管部門組織制定的交通事故人員創傷臨床診療指南和國家基本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內墊付。被保險人在交通事故中無責任的,保險人在無責任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內墊付。對于其他損失和費用,保險人不負墊付和賠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的;(二)駕駛人醉酒的;對于墊付的搶救費用,保險人有權向致害人追償。”本案中,駕駛人醉酒駕車致人死亡,保險公司對受害人的死亡賠償金依法不予理賠。
審委會傾向性意見:同意第一種意見,請示最高法院。
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二○○九年五月十九日


電話:0391-6699500 傳真:0391-6698418
地址:濟源市湯帝南路蓼塢苑社區辦公樓 郵編:454650
豫ICP備06010635號
极速时时彩开奖统计